疑难签证和上诉的成功案例

胡小姐  批签信 

学生签证拒签上诉成功

胡同学的学生签证澳洲境内延签,由于之前的留学中介错误的递交资金证明的部分,而在2010年8月19日拒签了。而且之前的中介没有保留任何已经递交的材料,使得学生非常的尴尬。澳洲国际的移民部接受了胡同学的案件以后,从移民局调出了她之前申请所有的材料,并且在有效期内到MRT提出上诉的请求。2010年9月14日,MRT正式受理胡同学的上诉。因为资金证明是递交学生签证申请的时候就需要满足的条件,因此即使胡同学递交新的资金证明,也于事无补了。移民部的上庭律师查阅了12月内,所有关于此类案件在MRT的审理判案结果。找到了之前相似的案例,并且利用之前案例为胡同学作了长达201页的书面辩护。通常在MRT上诉开庭期间,移民代理或者移民律师是不允许发言的。并且我们的移民部找到胡同学父母的工作单位,详细解释了情况,由他们两家公司开具了非常详细的说明。2012年10月19日MRT决定驳回移民局对于胡同学签证申请的拒签。并且退还了1400澳元的MRT上诉申请费给胡同学。

G. Singh先生 批签信

学生签证取消驳回

2007年5月, Singh同学来到Global寻求签证服务,此时Singh同学的签证已在半年前被取消;

由于Singh同学在更换了地址以后并没有通知校方,他没能收到Section 20警告信;

在帮Singh同学跟移民局申诉之前,Global 先帮Singh同学获得了过桥签证。

3个月后,Singh同学重新获得了自己的学生签证。

 J. Singh 先生 批签信

学生签证取消驳回

2010年3月30日,Carrick Institute 通知 J. Singh 同学他并未达到学校的学术要求。

2010年4月15日, Singh 同学 收到了Section 20信件, 并告知根据section 137J, 其签证将会被取消。

2010年4月14日,我们的移民律师 Mr Rhys Strang向移民局递交了申诉信,并且解释了Singh 同学

的特殊情况, 尽管移民局方面坚持要取消Singh 同学的签证,但是签证官最终还是采取了Rhys律师的提议并收回了签证取消的决议。

Singh 同学 后来通过Global拿到了澳洲永居,现在他正经营着自己的生意。

H Singh先生  批签信

学生签证取消驳回,并获得澳洲永居

Singh 同学的学生签证于2007年被取消,但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Singh 同学在这之后仍然留在澳洲,没有去上学,每天都在打工。

2008年10月14日,Global注册移民代理Grace Shen向移民局递交了申诉信函,用以重获Singh 同学的学生签证。移民局方面最终相信Singh 同学并没有违反学生签证的8202条款。

Singh 同学自此也顺利完成了学业,并且在2011年通过Global申请了永居。

 Wang先生 批签信

学生签证取消驳回

2008年5月1日,王同学获得了学生签证赴澳学习翻译与同声传译专业。

2010年8月4日学校给王同学出具了Section 20警告信,声称将会在28天内取消其学生签证。Global的移民律师Mr Rhys Strang在移民局的门口接管了王同学的案例。 随后,移民局方采取了我们律师的申诉建议: 在发出最后的学生签证取消通知之时,王同学的校方(APEI)并没有通过法定程序来让学生进行申诉。

最终移民局决定不取消王同学的学生签证。

Zhu小姐  批签信

学生签证取消驳回

朱同学于SIIT入读2周后,感觉到自己不适合入读这个课程;

朱同学与校方协商更换学校的事宜,但是被SIIT拒绝,校方声称她可以在6个月后更换学校;

朱同学已经对课程失去兴趣,并且惊颤缺席;

SIIT随后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给朱同学出具了Section 20警告信;

Global随后向移民局递交了申诉信, 帮助朱同学重新获得了学生签证。与此同时还帮助朱同学更换了学校;

朱同学现在非常的开心,她正在Curtin Sydney校区攻读Accounting 课程。

黄小姐 批签信

学生签证取消驳回

黄同学于2010年11月16日收到了SIBT的Section 20警告信,信中通知黄同学其学习成绩没有达到学生签证的要求 (黄同学违背了根据8202条款,她在头两个学期不通过的课程超过了50%)。 事实上,在她所修的8门课程当中,她只通过了其中一门。

我们的瑞斯移民律师 Mr Rhys Strang 接管了黄同学的案例,并且开始与移民局进行案件申诉处理。

移民局最终决定驳回取消黄同学签证的决定,2年半以后,黄同学顺利从麦考瑞大学毕业。

Tan小姐  批签信

学生签证取消驳回

2011年5月,Tan同学由于与自己校方老师有争执,被数次赶出教室;

在那以后,她所有在AIT修读的课程都没有通过;

在她想要转学以前,校方声称她必须付所有的学费才能让她转学,Tan同学拒绝了校方的要求;

校方之后将Tan同学举报到了移民局,并要求取消其学生签证,由于tan同学的成绩问题;

Global在28天内接管了Tan同学的案例,负责移民代理为Grace Shen, 经过争取,5个工作日以后,移民局驳回了对Tan同学学生签证取消的决定。

Wang 先生 批签信

学生签证取消驳回

2012年12月13, 王同学收到了ANU的Section 20警告信,声称将取消其学生签证,因为王同学的成绩没有达到要求。

Global移民律师 Mr. Rhys Strang 接管了王同学的案例,并在2012年12月28日给移民局递交了申诉信函。

移民局方声称要取消王同学的签证,但是由于瑞斯律师提供的证据明确显示王同学是由于一些例外的特殊因素而导致了这一情形,是不可控的因素,接下来在2013年2月28日当天,移民局给出了驳回对王同学签证的取消的决议。

 LU先生  批签信

大学内部申诉成功

Lu同学本来将于2013年6月于UTS毕业,但由于其学习成绩不合格,UTS在2013年2月决定将Lu同学永久开除。

如果Lu同学不能赢得学校内部申诉,那么他在UTS之前3年的学习将会功亏一篑。与此同时他必须再找到另一家大学,一家愿意接受他在学期当中入学的大学,让他得以完成自己的Bachelor of Engineering课程。

Global瑞斯移民律师 Rhys Strang 按时给UTS递交了申诉信,UTS最终接受了Rhys律师提供的申诉原由并且允许了Lu同学在2013年6月完成其学业。

潘先生 批签信

大学内部申诉成功

2013年12月16日,Pan同学收到了学校寄来的开除信。

Pan同学于2013年2月4日开始了在UTS的学习,总共修读了2个学期,但是学习成绩并不理想,每学期Pan同学需要修读4门课 ,但Pan同学都只通过了其中的1门,也就是说总共8门课程当中他只通过了6门。最终,UTS给Pan同学出具了开除信,并出 了取消签证的警告。Pan同学在收到开除信的时候感觉到已经希望渺茫。

2014年1月23日,我们的瑞斯移民律师Mr Rhys Strang 给UTS发出了申诉信函,根据Pan同学的实际情况为Pan同学撰写了详尽而无漏洞的解释。最终,UTS接受了Rhys律师给出的申诉理由,Pan同学也得以继续在UTS修读他的课程,并完成自己的移民梦想。

Yip 小姐 批签信

学生签证取消驳回

2011年12月6日,Yip同学获得了澳大利亚学生签证,攻读墨尔本的Bachelor of Environment课程。
2013年4月3日,由于学习成绩不达标(Yip同学在2012年修读了8门课程,全部未通过),她收到了学校开具的section 20警告信。
我们的瑞斯移民律师Rhys Strang随后接管了Yip同学的案子,他代表Yip同学给移民局递交了详细的解释材料,来帮助Yip同学做出全面的解释。 移民局方面最终决定驳回对Yip 同学签证的取消决定,Yip同学也因此得以继续在墨尔本大学修读她的课程。

Kong先生  批签信

学生签证GTE

Kong先生来自于马来西亚,于2016年1月持旅游签证ETA入境,在2016年2月25日来到我们办公室想在境内申请学生签证572类别,我们的留学顾问和移民代理了,评估了Kong先生各方面的情况: Kong先生年纪偏大,与1966年出生,今年已经有50岁,学历方面,在20多年前在台湾本科毕业,之后从事厨师的工作,但是没有相关的工作证明。 这样的签证难度非常大,果不其然递交申请后移民局就发来了GTE审查,年龄偏大,所报读课程比之前的学习背景要低,所从事的工作没有相关的工作证明,根据GTE的要求即Ministerial Direction No53条款,Kong先生需满足真实学生的调查,需解释何原因选择所报读的课程与学校,所报读课程与之前的教育以及工作背景,并与未来的教育和工作有何联系,在马来西亚的经济状况如何等。不仅如此,移民局还翻查了Kong先生入境时所填写的入境卡,指明当时所填写的想要在澳大利亚逗留的时间为4天,而如今想要申请长达12个月的学生签证,这究竟是何缘由。澳洲国际签证部,为Kong先生递交解释信和相关材料,最终Kong先生学生签证顺利批签。

杨小姐  批签信

学生签证违反8202条款和GTE审查

杨同学2016年3月15日签证到期,在2月份时找到我们申请学生签证573续签,现就读于Top Education,看似简单顺畅的续签工作却因杨同学在转入Top Education前违反了8202条款,即没有满足学生签证持有者必须在当前注册的学校里学习,并达到80%以上的出勤率这一条款。杨同学告诉我们当时由于课程太难,在未经前一学校同意的情况下,即没有拿到release letter(放行信)的情况下,私自转去其他院校,并被当时的学校取消了COE。无论在何种情况下,违反学生签证条款,并发生COE 被取消的情况,对于续签和申请签证都有极其严重的影响。 杨同学在转学时并知道这一举动会带来多严重的后果,没有拿到放行信私自转学,被前一学校取消COE和在拿到放行信的前提下,由新的学校出新的COE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杨同学也四处走访过其他同行,都被告知解释信中要向移民局求情,但是澳洲国际坚定的告诉她,我们要利用移民局的条款即最专业全面的法律条款来进行解释。最终杨同学顺利通过解释,学生签证顺利批签。

Lim先生  批签信

学生GTE审查

Lim同学,来自马来西亚,持旅游签证ETA于2015年年底入境,在境内申请学生签证572类别,Lim同学,马拉西亚中三毕业,但由于时间间隔长,找不到任何学习背景的证明资料,早早入社会的他虽马来西亚工作,但没有相关的工作证明,递交申请后,移民局要求Lim 同学通过GTE审查,并要求Lim同学提供一份简历。Lim同学所报读的是会计的文凭课程,与之前的学历并无关联,与之前所从事的职业的联系也并不大, 那Lim同学又是如何满足GTE中列出的所选择的课程与过去的教育和职业有何联系这一疑问的呢? 在2016年7月1日学生签证改革之前,马来西亚是1类国家, ( 即为低移民风险国家,这样类别的国家的学生是不需要提供资金或者英语证明的),但在GTE的指引下,移民官有权让学生签证申请人提供额外的材料。 在对Lim的GTE审查中,还需要Lim同学提供相关的工作以及收入证明。 澳洲国际移民代理,根据法律条款,为Lim同学递交解释信和相关材料,Lim同学最终顺利取得学生签证。

Ng小姐与丈夫Tan先生  批签信

学生GTE审查与婚姻真实性审查

NG同学来自马来西亚,在今年年初持旅游签证ETA入境,在境内申请语言课程。自从2006年在马来西亚读完高一之后,就开始进入社会,从事市场营销的相关工作。这次学生签证申请了语言课程,递交学生签证申请后,收到了GTE审查,需NG同学详细说明报读语言课程与她之前的学习以及就业情况有何联系。更有难度的是,在NG同学递交签证时,她的男朋友TAN 同学正持学生签证在澳大利亚学习,他们于2016年2月在澳大利亚结婚,NG同学男朋友Tan同学,由于之前多次转学,成绩不是很理想,没有在澳大利亚完成任何课程,想在境内转成陪读签证。由于结婚时间短,陪读申请递交后,移民局又要求Tan同学提供额外的证明其婚姻关系是真实的更多证明材料(Evidence of your relationship with your spouse),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一纸婚书在这种情况下作用并不大, 婚姻关系的真实性需从哪些方面来证明呢?澳洲国际移民代理,为NG同学递交了GTE的解释性和相关材料,为Tan同学递交了关系说明及相关材料。如今夫妻二人学生签证顺利批签,合法地留在澳大利亚学习生活。

陈女士  批签信

学生签证上诉和部长上诉

陈女士拿到学生签证和先生一起来澳读书。学生签证在2013年3月31日过期, 陈女士完成了一个本科学位,决定继续学习。陈女士在2013年2月26日联系前任中介,因为申请新的签证时间太紧,前任中介没能及时和学校,移民局联系,并且过了签证过期后的28天的,黄金补交学生签证延签的时间。前任中介不愿意担风险,就不负责任的让陈女士去移民局自己申请签证。陈女士和先生在2013年4月8日去移民局解释,并且递交签证。在2013年5月3日,陈女士再次去移民局询问申请进度,被告知需要在一周内离境。

我们的瑞斯移民代理同时也是上庭律师。他接到陈女士的案子,认为陈女士在过程中没有过错。决定拿此案去当时的移民局仲裁法院 (MRT, 现在的AAT)上诉,申请根据陈女士的个人情况让移民局部长干预移民局的拒签决定。移民局仲裁法院接受瑞斯律师所提供的有关陈女士签证的证据,最终在2014年3月18日的决定书驳倒移民局的拒签决定,要求移民局重新收回这个申请。但是现在的新难点是,陈女士以及她的丈夫已经没有了可以申请学生签证的有效签证。

瑞斯律师在2014年9月19日,申请移民部长干预。在2015年5月14日获得移民部长干预成功。陈女士因此在澳洲境内拿到了合法的临时签证,使她可以在有效期内申请另一个学生签证。瑞斯律师最终,成功地掌握了整个上诉和部长干预的推进过程和辩护技巧,帮助陈女士申请并且拿到了新的学生签证。